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7|回复: 0

[小说] 44|画框里的画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3-16 23:31
  • 签到天数: 1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3]偶尔看看II

    19

    主题

    8

    回帖

    310

    积分
    管理员 | UID:1
    等级 :
    威望 : 0
    金钱 : 92
    贡献 : 5
    阅读权限:200
    注册时间:2024-2-18
    发表于 2024-3-24 21: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那个新人, 阮南烛似乎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对她十分抵触。
    林秋石问他是不是一开始就发现了什么,谁知道阮南烛的回答却是:“没发现, 我只是单纯讨厌一进来就开始哭的人,这样的人一般问题都会特别多。”他说完这句话,还十分满意的看了林秋石一眼, 笑了笑, “你这样不喜欢问为什么的,我就很喜欢。”
    林秋石:“……”他该感谢自己并不充沛的好奇心么。
    杨美树,是这次新人的名字。她最大的错误, 或许就是为了假装萌新, 一进到门里就开始不停的哭, 从而引起阮南烛的厌恶。如果换种装萌新的方法, 她可能还有接近阮南烛的机会——就像上个世界的徐瑾一样。
    “不是说每个门只有一条线索么?”谭枣枣看完林秋石手上的纸条后, 有点疑惑, “那这个纸条是什么情况。”
    “不一定,只是这样的情况很少见。”阮南烛解释,“我就曾经遇到过几次,具体到底为什么会出现两个纸条, 我也不知道, 或许是触发了一些特别的条件?”他捏着纸条,思索着, “亦或者……是带着纸条的人比较特别。”当然,这些都是他的猜测,目前这些猜测全都无法证实。
    “杨美树现在怎么样了?”林秋石道, “她知道你发现她的身份了?”
    阮南烛笑了笑:“暂时不知道,不过很快就会知道了。”他语调轻松,淡淡道,“希望她发现的时候,还活着吧。”
    林秋石:“……”他从阮南烛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种明显的恶意。
    ……
    夜色如水,杨美树躺在床上。
    今天白天那个漂亮的男人没有来食堂和众人一起吃饭,看来是她的计划起了作用,谁叫他不愿意带上自己呢,杨美树遗憾的想,自己对他颇有好感,而他本来可以活着出去的。
    现在已经死掉了两个人,但离杨美树的最终目标依旧很远,但她并不急,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只要将门内的人一个一个的杀掉,依据门的规则,那她在门里就将处于无敌的状态,那时候无论是想找门,还是想找钥匙,事情都可以轻松的解决。
    至于门里不能杀人的要求——那些死去的人想要报仇,至少得知道仇人是谁,只可惜他们死的冤枉,变成了鬼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死的,更不用说报仇了。
    想到这里,杨美树满意的笑了起来,她哼着歌,看着天花板,昏昏沉沉的陷入了深眠。
    滴答,滴答。
    有冰冷的水滴在杨美树的脸上,她睁开眼睛,朦胧的睡眼发现自己的头顶上,出现了一块漆黑的水渍。那水渍在雪白的天花板上晕染开来,透明的水滴一点一点的砸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杨美树瞬间清醒了,她从床上爬起来,发现不知何时原本关的好好的窗户大开着,寒冷的风夹杂着雨水从窗口灌进来。
    杨美树被这风吹的打了个哆嗦,她走到床边,企图将窗户关起来,却在窗户边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那是一个女人,穿着黑色长裙,戴着黑帽的女人,她微微抬起头,用黑洞洞的眸子凝视着杨美树所在的位置,脸色在黑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惨白,如同被雨水泡烂的尸体。
    “啊!!!”被这一幕吓的后退了几步,杨美树浑身冒出冷汗。滴答,滴答,天花板上的水渍越来越明显,杨美树的发丝也跟着湿润了起来,她猛地想起了什么,一个健步冲到了床头柜,拿起自己背着的包,开始翻找起来。
    没有,没有——本该放在里面的东西不见了踪影,杨美树后背上的冷汗越来越多,她终于崩溃的叫了起来:“纸条呢,我的纸条呢——”
    没有纸条,什么都没有,最重要的线索居然不见了,杨美树浑身抖如筛糠,她僵硬的抬起头,看见天花板上的水渍,已经形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被这一幕骇到,杨美树起身想要冲出房间,然而她走到门口想要扭开门把手时,却发现门把手被锁住了。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杨美树开始凄惨的尖叫,她眼睁睁的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渍开始扭动起来,像是要从上面挣脱而出,她疯了似得敲打着门,想要从屋子里出去。
    “救命啊,救救我——”呛鼻的水腥味灌入了鼻腔,杨美树开始嚎啕大哭,第一次品尝到绝望的滋味。
    她环顾四周,发现不知何时,她屋子里原本的风景图,变成了一副怪异的人物图,人物图里的女人和古堡的女主人有七八分相似,几乎就是女主人的自画像。
    “啊啊啊……”恐惧击溃了杨美树,她不顾一切的冲到了画像面前,随意拿起旁边放着的水果刀,开始用力的扎向面前的画像。一刀,两刀,三刀……将面前没有表情的雨中女郎扎的支离破碎,杨美树重重的喘息着,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利器。
    “我不怕你。”杨美树自言自语,“我不怕你……”
    然而当下一秒,她再次看向窗户边上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原本该在窗户底下的女人,此时却出现在了她的窗边,高大的身躯冷漠的投下黑色的阴影,将杨美树笼罩在里面,女人的手里,拿着一副黑色的画框,那画框的样子杨美树很熟悉——就是她用来杀人的黑色画框。
    “不不不!!”在这一刻,杨美树终于明白了过来,她惊恐的环顾四周,想要找出将她框起来的画框,但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女人走到了她的面前,举起手中的画框,朝着她重重的砸了下来。
    “啊啊啊!!”和直接失去意识的小素不同,杨美树却没有被直接装进画里,那画框仿佛变成了利器,将肌肤破开,流出鲜红的血液。
    杨美树转身想要逃离,身体里面的力气却开始流失,她趴在地上,目光停留在了眼前被她扎的支离破碎的绘画上面。
    终于,黑暗笼罩了一切,杨美树闭上了眼睛。
    至死,她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自己的死亡。
    ……
    这一晚林秋石睡的很好,阮南烛也早早的起来了,他的心情似乎很好,微笑着同林秋石问了早。
    “早上好。”林秋石摸摸自己睡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心情不错?”
    “当然。”阮南烛看了眼时间,“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吃早餐了。”
    林秋石没把阮南烛的话放心上,只当他是饿了,倒是谭枣枣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接着三人一起去了餐厅,阮南烛找了个位置坐下,便开始观察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
    “你在看什么?”吃着面包的林秋石问他。
    “在看人。”阮南烛说,“好像少了一个。”
    的确是少了一个,昨天阮南烛口中的新人并没有出现。发现这个异常情况的并不止他们,于是有人开口询问杨美树的男伴,问他杨美树人呢。
    “不知道,我今天敲门她一直没开。”男伴如此回答,“可能是在睡觉。”
    本来就是门内世界临时组的队伍,自然不可能指望对方尽心尽责,只是这个回答未免太敷衍了一些,众人都皱起眉头。
    之前发现相框的章涛说:“怎么可能在睡觉,肯定是出事了,大家一起过去看看吧。”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放在阮南烛的身上。
    “好啊。”阮南烛点点头。
    虽然阮南烛在团队里很少说话,也很少提供意见,但莫名其妙,他那独特的气质却还是让他在团队里占了主要地位。在做出某些决定的时候,众人都会参考他的意见,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个人魅力吧,林秋石如此想着。
    一行人来到了杨美树的屋门口,还没进去,林秋石就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水腥味。一闻到这个味道,林秋石就知道事情不妙,而在强行破门而入后,他的猜测果真得到了证实。
    杨美树不见了。
    但屋子狼狈的一切,在告诉众人这里之前曾经发生过什么。
    窗户大开着,雨水从外面灌了进来,将地毯淋的乱七八糟。屋子里墙壁上挂着的风景画,被人刺成了碎片,碎玻璃也落了一地。
    “人呢?”章涛发问。
    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事实上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聚集到了门口墙壁上挂着的画卷上面。显然,他们都觉得杨美树凶多吉少,变成了画。
    “找找看吧。”阮南烛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就走。
    其他人也跟着他离开了房间,开始到处寻找有没有关于杨美树的画。
    这事情和阮南烛的表现联系起来,肯定和他有脱不开的关系,但林秋石没敢当场问,等到其他人都离开后,才小声道了句:“你做的?”
    “我只是把她的东西还给了她而已。”阮南烛无所谓的说,“谁知道她那么蠢。”
    “你把画框放哪了?”谭枣枣已经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问道。
    阮南烛没说话,对着他们招了招手。
    几分钟后,他们再次回到了杨美树的房间里。
    阮南烛关了门,然后走到了杨美树的床边,弯下腰半跪在了地毯上。
    看到他的动作,林秋石也猜出了他藏画框的地方——他居然把画框放到了杨美树的床底下。
    “这也行?”谭枣枣瞪圆了眼睛。
    “我也想知道行不行,没想到居然真的有效果。”阮南烛放进床下的是一个画框,掏出来的,却已经变成一幅画。
    只是这幅画的内容却是乱七八糟的,让人根本不明白到底画了些什么。不过从画中的色彩来看,显然是见了血。
    “完全看不出来杨美树。”谭枣枣低头看着画像,“至少前面还能看出画里人的样子吧……”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让自己的画变成了这副模样。
    “她的画出现在了这里,就说明她没有离开过这间屋子。”阮南烛分析道,“既然没有离开过这间屋子,那她肯定是触发了别的死亡条件。”他的眼神移到了墙壁上被刺的乱七八糟的风景画上,“她对雨中女郎动了手。”
    “嗯。”林秋石赞同阮南烛的推理,“在被画框框起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画的确会变成其他的。”
    阮南烛最后说了句,说:“与人斗,其乐无穷。”
    谭枣枣和林秋石却都是苦笑起来,他们可没有阮南烛这种心态,在面对鬼怪的时候,还要面对随时可能背叛自己的队友,这实在不是什么让人觉得愉快的经历。
    杨美树的画找到了,但如果只看画,任谁都认不出这是那个还算得上漂亮的姑娘。
    目前已经死了三个人,小素,杨捷,杨美树,可离找到钥匙,还不知道有多长的距离。
    女主人依旧在作画,只是此时她的宴会图上,又添上了两张面容。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阮南烛捏着这本该是属于杨美树的纸条,“我们肯定是风景,那看风景的人,就是女主人,为什么杨美树的纸条会比我们的详细那么多……”他对此似乎有些疑惑。
    “不知道。”谭枣枣说,“可能是她进的门质量比较高?”
    也不知道谭枣枣这句话提醒了阮南烛什么,他沉默片刻说了句:“也或许是她出门的方式,比较特别。”
    “什么意思?”谭枣枣莫名其妙,“还能用别的方式出门?”
    “谁知道呢。”阮南烛道。
    按理说找到了触发死亡的原因,应该可以规避风险直到找出钥匙。然而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就在杨美树死的第三天,林秋石又遇到意外。
    当时他刚吃完晚饭,去走廊尽头上了个厕所,然而当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却敏感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原本熟悉的走廊,变得有些陌生起来。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虽然景色一模一样,但林秋石却觉得这个走廊是陌生的。
    他的脚步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前。
    走廊很长,旁侧的油灯发出昏暗的灯光,无数的画框被挂在走廊两侧,却看不清楚模样。
    林秋石听到了细细密密的雨声,这雨声来自他身后的厕所,滴答滴答,让人听了非常不舒服。
    林秋石尝试性的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走廊中间。
    地上的地毯是软的,墙壁是冰的,画框是湿的……
    等等,画框是湿的?林秋石忽的一愣,扭头朝着墙壁看去,只见他周围挂在墙壁上的画全都开始滴水,水流顺着墙壁蜿蜒而下,流入柔软的地毯里。
    不知何时,走廊的深处出现了一个站立着的人影,那人影的模样非常熟悉,即便是只看了她的背影,林秋石还是认出了,那就是古堡的女主人,雨中的女郎。
    “余林林。”阮南烛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林秋石寻声望去,却是看到自己右手墙壁上的画变成了小素的模样,画中的她依旧漂亮,正笑意盈盈的对着林秋石招手,“林秋石。”
    林秋石忽然觉得冷的厉害。
    “余林林,你来陪我呀。”画中的小素如此说,“我一个人在里面好无趣。”
    她说着,竟是从画里伸出了手,想要抓住林秋石。
    林秋石被这场景吓了一条,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几步。
    然而小素的手臂却好像一条长长的蛇,越来越长,奔着林秋石便去了。
    林秋石转身欲跑,周围的画像却都伸出了无数细长的手臂,有的抓林秋石的身体,有的抓林秋石的脚。
    “阮南烛——”林秋石想要躲开,但奈何走廊非常狭小,他的脚被画中的东西抓住,然后硬生生的被人从厕所里拖了出来。
    黑衣女人,不知何时站到了林秋石的眼前。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秋石,巨大的身躯,在林秋石的身上,投下黑色的阴影。
    林秋石被迫仰起头,看着女人的眼睛。
    女人依旧不说话,就这样用黑色的眸子,凝视着林秋石。两人越靠越近,近到林秋石甚至能闻到她身上那股子怪异的颜料味。
    林秋石浑身僵硬,如同一只被蛇盯上了的青蛙。
    女人伸手抓住了林秋石的手腕,然后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她的力量极大,提一米八几的林秋石跟提一只鸡似得,林秋石被她抓着手腕,根本无力反抗。
    女人提着林秋石,开始朝着楼顶走。
    林秋石开始用力的挣扎,在女人恐怖的力量面前,林秋石简直就像是个六岁的孩童,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他被女人拖着上了楼梯,朝着楼顶去了。
    他要死了!他要死了!!第一次,林秋石如此清晰的感觉出了死亡的气息,他有种强烈的预感,他在一步步的靠近死亡,只要到了楼顶,他就死定了!
    “操!”少有的骂了脏话,林秋石死死的抓住了旁边楼梯的扶手,他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被拖入画中的世界,不是按照阮南烛说的,只要不被画框框住就没事么……难道……还有别的画框他们没有发现?
    扶手上全是水渍,林秋石根本抓不稳,面对他的垂死挣扎,女人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她抓着他,开始继续用力,林秋石很快就无法支撑,被女人带着继续往前。
    没办法了,林秋石心中苦笑。
    然而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林秋石却听到一声玻璃的脆响,他面前的画面开始破碎,扭曲,女人的身影也开始模糊起来。
    “林秋石——”这是谭枣枣带着哭腔的声音,“你回来——”
    “林秋石!”阮南烛也在叫他的名字。
    林秋石艰难的想要睁开眼,却始终不能如愿。
    终于,玻璃碎掉的声音越发清晰,光开始刺痛林秋石的眼睛,他艰难的睁眼,看到了满目惊恐的谭枣枣,和蹙着眉头的阮南烛。
    “我怎么了?”林秋石问。
    “你差点死了——”谭枣枣声音惊恐无比,“要不是阮南烛发现的快……”
    林秋石低头,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厕所里,旁边是一面碎掉的镜子。
    “我好像被她抓进画里面的世界了。”林秋石有点懵逼,“可是不是没有画框了么?”杨美树死了,应该就没有画框了,那他为什么还会……
    “一个画画的画家,怎么会没有画框?杨美树的画框,不就是她提供的么。”阮南烛无奈,“我以为这是常识……”
    林秋石:“……”这居然是常识,对不起,他的智商在门里面活下去果然很困难,
    谭枣枣在旁边小声的哭。
    “不过这事情也不怪你。”阮南烛道,“谁知道那东西那么聪明。”他指了指面前碎掉的镜子,“你看看。”
    林秋石抬头一看,发现碎掉的镜子后面居然是一个黑色的画框,而镜子竟然是双面镜,也就是意味着每个照过镜子的人,都被画框框了进去。
    林秋石表情扭曲了:“是这一面还是全部镜子……”
    阮南烛耸肩:“这是她的古堡,你觉得呢?”
    林秋石:“所以杨美树其实是多此一举——”
    阮南烛:“不光是杨美树,连我都多此一举。”他道:“你刚才在里面做了什么?怎么会进到画里面去了?”
    林秋石:“我就往走廊上走了几步……”
    阮南烛:“下次遇到这种事情站在原地别动。”
    林秋石捂着头叹气,当真是觉得这些东西防不胜防,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我进入画框之后,还能被救出来?”
    阮南烛闻言没说话,只是伸手轻轻捏了捏林秋石的耳垂:“缘分吧。”
    林秋石恍然,原来是阮南烛给他耳坠起了作用。
    “现在怎么办。”谭枣枣茫然了,“如果是镜子后面都有画框,那我们岂不是都是她想杀就杀的对象?”
    阮南烛摇摇头:“不可能的,这不是高级门,杀人的条件其实都很苛刻,不会轻易出现团灭的情况。”他算了一下,“你没发现每次她拉一个人入画之后隔段时间才能拉第二个么?”
    谭枣枣:“所以……?”
    阮南烛:“所以我们要不要去试试能不能把钥匙搞出来。”
    谭枣枣狐疑的看着阮南烛:“什么叫把钥匙搞出来?”
    阮南烛:“你说我要是趁着她不能杀人的时候把她的画给一把火烧了……”
    听到阮南烛的话,谭枣枣和林秋石的表情都是一阵扭曲。
    谭枣枣惊恐不已道:“阮南烛,你别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好不好!”
    阮南烛:“哦,我就是开个玩笑。”
    林秋石和谭枣枣都露出不信的表情,阮南烛这语气,可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作者有话要说:  阮南烛拿出打火机:我真的是开玩笑……
    女主人:????
    林秋石:皮一下你就那么快乐吗……
    建站论坛免责声明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仅供学习和研究传播,大家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一切关于该资源商业行为与本站无关。
    请勿将该软件进行商业交易、转载等行为,该软件只为研究、学习所提供,该软件使用后发生的一切问题与本站无关。
    (若您进入本站就表示同意以上条款)若本源码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E-mail:471355795@qq.com)
    记住本站域名:http://bbs.duozy.cn/
    站长:朵朵 Q:471355795

    发帖前要善用论坛搜索功能,那里可能会有你要找的答案或者已经有人发布过相同内容了,请勿重复发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多资源网 ( 冀ICP备19023410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4-20 02:55 , Processed in 0.09343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