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7|回复: 0

[小说] 45|回到现世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3-16 23:31
  • 签到天数: 1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3]偶尔看看II

    19

    主题

    8

    回帖

    310

    积分
    管理员 | UID:1
    等级 :
    威望 : 0
    金钱 : 92
    贡献 : 5
    阅读权限:200
    注册时间:2024-2-18
    发表于 2024-3-24 21: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照阮南烛所言, 显然即便是被拉入了画中,鬼怪也不能直接对他们动手。
    但既然眼前的玻璃后面镶嵌了画框, 那便说明几乎每一个来这里上厕所的人都曾经被画框框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何女人最终选择了林秋石。
    “看长相吧。”阮南烛随口一说,“他比较可爱。”
    谭枣枣闻言瞪着眼睛:“那我怎么没被拉进去?”
    阮南烛:“你可爱吗?”
    谭枣枣:“……”阮南烛,你这话要是在外面说可是会死的你知道吗。
    总而言之, 这个古堡里面似乎藏了不少的画框, 至少回到卧室之后,阮南烛就又翻找出了好几个。有一个藏在镜子右面,有一个藏在床头柜里面, 阮南烛甚至还从天花板上发现了一个暗格, 暗格里就是画框, 也难怪当初他也成了被拖进画像的对象。而杨美树的所作所为, 不过是女主人的掩饰, 看来这个世界的鬼怪居然真的有智慧, 而且智慧不低。
    把屋子里的画框全部翻出来后,阮南烛很不客气的全给砸了。砸完还把这事儿告诉了团队里的人,让他们都去找找,尽量把画框都给翻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的错觉, 他总觉得那天早晨女主人看向阮南烛的眼神格外怨毒, 一副简直恨不得将他剥皮抽骨的模样。
    阮南烛也不知道是没感觉到还是根本无所谓,依旧冷静的坐在餐桌面前吃着美味的牛排, 并未受到丝毫的影响。
    不过即便是众人开始寻找画框,却还是有些晚了,第二天早晨, 便有人再次消失,变成了一副艳丽的画。
    阮南烛去看了看这画,然后从这人地毯底下翻出来了一个扁平的画框,林秋石拿着画框叹气:“这也行?”
    他把画框放到了旁边,摇摇头道:“真是防不胜防。”
    阮南烛:“的确是防不胜防,所以我们最好尽快找到钥匙。”他道,“总感觉她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林秋石点点头。
    阮南烛的直觉显然是对的,就在当天晚上,那个女人又出现在了他们的窗户外面。
    静静的雨夜,女人站在荒凉的院子中间,雨水落在她的身上,她微微抬头,冲着阮南烛所在的阳台,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阮南烛在外面抽烟,看见女人也没说话,神情颇为冷漠,只是说了句:“她站在外面。”
    林秋石走到了他的旁边,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色。
    一般人看见这女人早怂了,也就是阮南烛,能和她冷漠的对视毫不怯场,最后还是女人先消失。
    “你不怕?”林秋石扭头问他。
    阮南烛吐了口烟:“怕不怕都一样。”他递给了林秋石一根。
    反正是在门里面,林秋石接过烟点上,看着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天幕:“接下来怎么办。”
    阮南烛:“等。”
    为什么要等,等什么,阮南烛都没有解释,林秋石也没问,他把烟抽完之后和阮南烛一起转身进了屋子。谭枣枣已经在地铺上面撅着屁股睡着了。这姑娘在里面的形象实在是很难和外面那个高冷的影后搭上边,长相不出众,性格也不高冷,睡个觉还特别喜欢像条虫一样趴在床上撅着屁股睡,这姿势实在是不堪入目,也不知道她的那些粉看见了,会不会觉得梦想破灭。
    林秋石顺手给她带上被子,然后躺在了阮南烛旁边。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阮南烛道,“对这诗有什么新的想法么?”
    林秋石稍作沉吟:“我们站在古堡里看画,看画的人在楼上看我们,画框装饰了我们的窗子,我们装饰了别人的梦……”这个纸条写的也算是非常清楚了,只要稍微一思考就能明白答案,只是他现在有点迟疑,诗中最后一句梦,到底是指女人将他们带入的画中,还是指别的什么。
    “我倒是觉得,梦是指楼上的画。”阮南烛侧着身体,看着林秋石的侧颜。
    两人的距离靠得极近,甚至于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林秋石或许会觉得不自在。但大约是之前和阮南烛的同床共枕有了铺垫,所以林秋石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你是说那副晚宴图?”林秋石问。
    阮南烛:“嗯。”
    林秋石眨眨眼睛:“那我们去把那幅画烧了?”
    阮南烛沉默了三秒,发现林秋石这货是认真的,他道:“你不怕了?”
    林秋石:“这不是还有你么,况且如果女主人的梦真的是那幅画,难道我们要等到她把那幅画完成?”
    阮南烛:“她永远也完不成那幅画。”
    林秋石听到这话愣了片刻,随即明白了阮南烛的意思。女主人的确是完不成那副画了,画中一共有十个人,就意味着她必须要将十个人拉入画框变成画,但是根据门内的规则,团队是不会全灭的,也就意味着女主人的画,永远要缺一张脸——画的确是永远也无法完成。
    “明天上去看看吧。”阮南烛道,“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只会越来越危险。”
    林秋石点点头。
    阮南烛的猜测果然对的,因为第二天早晨,他们的团队里果然又失踪了一个。这次大家没有太大的反应,众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
    那人的画像最后被管家收了起来,林秋石看着他拿着画像上了楼顶。
    “他要把画收到哪里去?”林秋石有点好奇。
    阮南烛:“不知道,跟上去看看。”
    两人说完这话,便默契的放下刀叉往外走,谭枣枣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嘴里含着块面包急匆匆的跟了出来。
    管家上了六楼,打开了放置未成品的房间,进去之后很快就出来了。
    林秋石他们躲在楼梯的拐角处,看见管家的身影消失在了面前。
    “进去看看?”林秋石问。
    阮南烛点点头。
    熟练的开锁,阮南烛再次打开了放置未成品的房间的门,这次他们一进去,就有了新的发现。
    “……这些是新画上去的吗?”谭枣枣看着面前的画有些毛骨悚然。只见一屋子的画像里,好多画像原本空白的地方都被填满了。填满画框的全是一个雨中女郎模样的黑衣女人,窗边,走廊,楼梯,庭院,她的身影无处不在。甚至出现在了属于小素的那副画卷里。
    这让林秋石莫名的有了一种画面被污染的感觉。
    阮南烛看着这几百幅画却陷入了思考,他手上的动作一顿,道:“找一下。”
    谭枣枣从一开始就处于懵逼状态,还在吃着自己手里的面包:“找什么?”
    “找门。”阮南烛说,“门应该就在画里。”
    “真的假的?”谭枣枣虽然有点怀疑,但还是听从了阮南烛的话,开始和他一起翻找起了面前几百幅画卷。
    大约半个小时后,林秋石在翻找一副压在底下的画卷时,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他低低的叫了声:“找到了——”
    那是一副乍看非常平常的画,画上是古堡内部的景色,只是这景色之中有个十分特别的景色——一道黑色的铁门。
    黑色的铁门立在黑暗的角落里,不仔细看很容易看漏。
    阮南烛拿过画:“这是二楼右边的楼梯,走,去看看。”
    他们拿着画直奔二楼,很快就找到了画中的景象,只是和画里面不同。铁门所在的地方是一面白色的墙壁,墙壁上还挂着一副普通的风景画。
    阮南烛伸手就把那画取了下来,发现画后面真的有一个开关,他看见开关后,便伸手按了一下,随着一阵轻微的轰隆声,他们面前的墙壁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缝隙,一扇黑色的门,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门找到了!”谭枣枣喜不自胜,“现在就差钥匙……”
    林秋石和阮南烛对视一眼。
    阮南烛:“干不干?”
    林秋石:“走呗。”
    谭枣枣没明白两人的对话什么意思,直到看到阮南烛从兜里掏出了个打火机,她愕然道:“你们两个该不会真的要去……”
    阮南烛:“你怕就在这里等着。”
    谭枣枣说算了算了,她还是一起吧,万一出个事也好互相有个照应,一家人不就讲究个整整齐齐吗?
    林秋石:“……”整整齐齐的凉在一起吗?
    做出决定后的阮南烛格外果决,三人直奔七楼女主人的画室。当然他们进画室之前也没忘记先敲敲门,不然推门进去看见女主人就坐在里面恐怕也是非常尴尬的事。
    女主人白天似乎都不画画,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继续。这倒给了阮南烛可乘之机,他走到画旁边,打开打火机,低下头点火,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仿佛已经干过了无数次。
    谭枣枣在旁边看的是心惊肉跳,使劲的搓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火苗沾上了纸张,迅速的吞噬掉了面前的画作,然而林秋石却在火焰蔓延的时候,听到了一种细微的声音,好像是人的尖叫,又好像是湿润的木头被点燃后的那种吱嘎声。
    “你们听到没有?”林秋石不抱希望的问。
    果然,阮南烛和谭枣枣都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片刻之间,面前的画就变成了黑色的灰烬,随着最后一角也被点燃,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似乎是有什么金属的东西落到了地板上。
    林秋石低头,果不其然的看见了一把青铜钥匙。
    “啊啊啊啊!!!”与此同时,楼下传来了一声女人愤怒的吼叫,这叫声震的林秋石差点没站稳,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女主人的声音。
    “快走!!”阮南烛抓住钥匙转身就跑。
    林秋石和谭枣枣紧随其后。
    他们顺着楼梯一路往下,却在到达四楼的时候看到了已经赶来的神情癫狂的女主人,她高大的身躯此时佝偻起来,口中愤怒的咆哮着,黑洞洞的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愤怒和疯狂,但最吸引人注意力的,却是她右手抓着的那个巨大的画框,那画框正在被重重的挥舞,谁都不会想被那玩意儿砸一下。
    “走侧门楼梯!”阮南烛对古堡的构造已经非常熟悉,看见女人马上换了方向。
    女人朝着他们狂奔而来,她四肢不协调的挥舞着,简直就像一只巨大的节肢动物,但速度却非常的快,瞬间就到了他们的身后。
    林秋石的脚步不敢停留片刻,只要一停下,那画框好像就会马上的砸到他的身上。
    他们迅速的下了四楼,阮南烛头也不回:“林秋石,你把她引开,给我一点时间开门——”
    林秋石咬咬牙:“好!”他扭头看了眼身后身型巨大的女人,想也不想的抓起旁边墙上挂着的画就朝着她砸了过去。
    女人被林秋石扔的画砸个正着,嘴里发出近乎狰狞的咆哮,朝着林秋石扑了过来。
    林秋石闪身一躲,正好躲开了她挥到面前的画框,他看了眼阮南烛,朝着一楼跑了下去。
    女人果然跟着他下了楼梯。林秋石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他确定女人跟来之后,他迅速的扭身朝着走廊另外一头的楼梯跑了上去,这么多时间肯定已经足够阮南烛打开铁门了!
    果不其然,重新回到二楼的林秋石看到了已经被打开的铁门。
    铁门里面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在告诉着门内的人这是生的道路,林秋石重重的喘息着,拼尽最后的力气朝着门狂奔而去。然而就在他即将进门的刹那,他却感觉到一双大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脚腕,将他硬生生的从门里拖了出去——
    女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表情狰狞,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林秋石的脚被她抓在手中,她的右手抬起,手中拿着的相框重重砸了下来。
    这一刻,林秋石的呼吸几乎快停了,眼前的画面变得缓慢无比,仿佛人死前最后的走马灯一般,他甚至能看到女人飞舞在空气里的黑色发丝……
    画框砸了下来,林秋石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
    “啊啊啊啊!!!”然而本该到来的黑暗没有降临,林秋石却听到了女人惨叫,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浸泡在血液里,而自己的裤兜就是血液的来源,此时还在源源不断的冒出鲜血。这些鲜血对于女人来说似乎是具有攻击性的东西,她甚至放下手里的画框,开始不住的后退。
    林秋石不敢细想到底是怎么回事,转身冲进了门里。通过了被光芒晕染的隧道,他身形一顿,终于回到了离开已久的现世。
    “呼呼呼……”林秋石坐在床上,满头都是冷汗,他抬手擦干净了额头上的汗水,起身去了屋外,敲响了阮南烛的房间。
    嘎吱一声,阮南烛出现在了门口,他看见林秋石,表情微微的松了松:“出来了。”
    林秋石点点头,出门前的那一幕太吓人了,现在他浑身都没什么力气:“我出来的时候,被那女人抓住了。”
    阮南烛蹙眉:“没受伤吧?”
    林秋石摇摇头:“没有。”他有点疑惑,“我明明被她抓住了,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救了我。”他掏了掏自己的裤兜,并没有在里面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裤兜里溢出了很多鲜血……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阮南烛靠在门边,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能出来就行,管那么多做什么。”
    林秋石哦了声,他总觉得阮南烛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当然,他没敢当着阮南烛的面说出来,于是点点头转身走了。
    阮南烛看着他的背影,道:“晚上谭枣枣约了我们吃饭。”
    “恩。”林秋石说,“我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晚上。
    林秋石和阮南烛出现在了谭枣枣订好的餐厅。林秋石本来以为谭枣枣会请他们吃牛排什么的,却没想到她定了家火锅。
    而林秋石一进去,便看见穿着T恤的谭枣枣正挽起袖子,一口火锅一口啤酒,看到他们头也不抬的招手:“快快快来,妈的吃了这么久的牛排,真是馋死我了。”
    林秋石:“……”这反差也太大了。
    阮南烛倒像是习惯了,在谭枣枣旁边坐下,道:“可以打余款了。”
    谭枣枣没好气的说:“我又不是不打,你急什么,这才刚出来,让我缓两天嘛。”她咚咚咚的把一杯冰啤酒灌下肚子,“好爽啊……”
    看着面前完全没有架子的影后,林秋石总有种恍惚的感觉,他静静的在旁边坐下,开始吃饭。
    谭枣枣和阮南烛开始聊事情,大部分都是关于第四扇门的讨价还价,林秋石这才知道阮南烛带队的门着实不便宜,前四扇门都是一扇一百万,少一分都不行。到第五扇门开始加价,怎么加,加多少,全看阮南烛的心情。
    “咱们关系都这么好了,就不能便宜点吗?”谭枣枣说,“我也算是vip会员了吧?”
    阮南烛冷淡道:“亲兄弟,明算账。”
    谭枣枣:“你这个财迷。”也亏得这财迷长的这么不食人间烟火,她当初居然还天真的以为他是个不问世事的高人。
    阮南烛:“给不给?”
    谭枣枣悲伤的掏出手机准备转账。
    叮咚一声,转账结束之后发出声音的却是林秋石的手机,他掏出手机一看,发现上面居然又转了二十万,他面色有些迟疑:“阮哥……”
    阮南烛手一挥:“叫你拿你就拿着,她的买命钱,你不拿就是看不起她。”
    谭枣枣:“……”她真的好想被看不起……
    林秋石还是把钱收下了,每行有每行的规矩,有些事情作为一个新手他还是不要置喙的好。
    三人刚从门里出来,都有点累,特别是林秋石出来之前还被那女人抓了一把,虽然没受伤但也够恐怖的。
    谭枣枣吃的差不多就先走了,留下阮南烛和林秋石。
    “累了?”阮南烛问他。
    “有点。”林秋石回答。
    “那回去吧。”阮南烛,“时间也不早了。”
    林秋石点点头。
    两人便从火锅店往外走,这会儿天气还是很热,好在太阳已经落山。吵闹的蝉鸣和来往的车辆本该嘈杂且喧嚣,但却莫名的让人觉得安心。林秋石和阮南烛一路都没说话,直到到了别墅,阮南烛才对着林秋石说了句:“好好休息。”
    “你也是。”林秋石笑了笑。
    阮南烛说完这话便转身上楼,林秋石则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
    程千里刚好遛完吐司回来,看见林秋石高兴的和他打了个招呼:“回来啦?”
    林秋石:“回来了。”
    “没出什么意外吧?”程千里摸着吐司的屁股。
    “没什么大的意外。”林秋石很平静的回答。
    程千里歪了歪头,似乎是觉得林秋石的状态有些不对,他道:“你哪里不舒服么?”
    “不舒服?”林秋石摇摇头,“没有,可能是有点累了。”
    程千里哦了声,也没多想什么,便叮嘱林秋石好好休息。
    林秋石说:“你看见栗子了吗?”
    “没看见,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可能是在阮哥房里吧。”程千里道,“你要不要去看看。”
    林秋石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了。
    回房睡觉,林秋石却躺在床上好一会儿都没睡着,他看着天花板,最后还是没忍住给阮南烛发了个信息:你睡了吗?
    那面好一会儿才回了一条:没有,有事?
    林秋石: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阮南烛:什么事。
    林秋石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一字一顿的打下了自己想说的话:我裤兜里的东西,是不是你放的?
    阮南烛没回话。
    林秋石:那是什么?不能告诉我吗?
    阮南烛回了他五个字:到我房里来。
    林秋石有点高兴,把手机一丢就跑去了阮南烛的房间,结果一开门,就看见刚洗完澡只围了个浴巾的阮南烛,他头发还是湿的,在慢慢的滴水,水珠顺着他的锁骨滑落到他结实的胸膛和漂亮的人鱼线,最后跌在地板上。
    “坐。”阮南烛扬扬下巴。
    林秋石坐在了阮南烛旁边的沙发上。
    阮南烛本来想点烟,但又看了眼林秋石,最后把烟收了,他随手拿起毛巾,擦了擦头发:“对,东西是我放的。”
    林秋石直接问:“那你为什么要骗我?”
    阮南烛:“你做事都这么直接?”
    林秋石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不能直接?这事情有什么见不得人吗?”
    阮南烛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秋石,表情有点奇怪:“你就没有想过,万一我其实是想害你呢?”
    林秋石老老实实的摇头:“没有想过啊。”
    阮南烛:“……”林秋石,你怎么那么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阮南烛:我喜欢喜欢欺负老实人(苍蝇搓手
    林秋石:????
    林秋石才进四扇门,新手而已,不要总和经验丰富的大佬比嘛,需要给他点时间。
    建站论坛免责声明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仅供学习和研究传播,大家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一切关于该资源商业行为与本站无关。
    请勿将该软件进行商业交易、转载等行为,该软件只为研究、学习所提供,该软件使用后发生的一切问题与本站无关。
    (若您进入本站就表示同意以上条款)若本源码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E-mail:471355795@qq.com)
    记住本站域名:http://bbs.duozy.cn/
    站长:朵朵 Q:471355795

    发帖前要善用论坛搜索功能,那里可能会有你要找的答案或者已经有人发布过相同内容了,请勿重复发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多资源网 ( 冀ICP备19023410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4-20 03:07 , Processed in 0.108729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