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回复: 0

[小说] 46|黎东源的爱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3-16 23:31
  • 签到天数: 1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3]偶尔看看II

    19

    主题

    8

    回帖

    310

    积分
    管理员 | UID:1
    等级 :
    威望 : 0
    金钱 : 92
    贡献 : 5
    阅读权限:200
    注册时间:2024-2-18
    发表于 2024-3-24 21: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能被人全身心的信任着, 自然是件让人感到愉快的事。阮南烛在林秋石身边坐下,缓声开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好像我不告诉你你裤兜里到底放了什么的确说不过去。”
    林秋石看着阮南烛,等待着他的答案。
    片刻的沉默后,阮南烛薄唇轻启:“我把杨美树的纸条到放到你的身上。
    “纸条?你是说她写着那首小诗的纸条?”林秋石在得知是这件东西之后, 瞬间想通了什么, 他露出略微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那个纸条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如果没有那张纸纸条,他肯定会被那女人给硬生生的拖回门里。
    “是的。”阮南烛道, 他竖起手指放在唇上, 轻声叮嘱, “所以一定要记得保密。”
    林秋石点点头:“我知道。”
    阮南烛继续说:“这种纸条很特别, 不但线索会非常的详细, 甚至会有特殊的作用——在门里面抵挡一次鬼怪的攻击, 这样的东西,在关键时刻有多重要可想而知,若是让太多人知道了这件事……”
    林秋石已经彻底明白了。
    杨美树那种特殊纸条的获取方法,是借鬼怪之手杀掉门内所有的队友。队友死后, 她不但可以处于无敌状态后悠闲的寻找所有的线索, 还能得到下一扇门里非常重要的护身符。当利益足够大的时候,人们总会去冒着巨大的风险, 也不知道杨美树到底干过几次这样的事。
    “这事情只有少部分人知道。”阮南烛道,“绝不能公开。”
    的确是不能公开,如果大家都知道了特殊纸条的作用, 那门里面恐怕不会再有合作,而是大部分人都会盼着自己的队友快点死去。这样的氛围是很可怕的,林秋石想一想都觉得毛骨悚然,如果门里的队友全是杨美树那样的人……
    “这是邪道,走这条道的人早晚都会自我毁灭。”阮南烛说,“我见过三个这样干的,其中一个通过了第八扇门。”
    “那他很厉害?”林秋石有点好奇。
    “能过第八扇门的人都厉害。”阮南烛淡淡道,“他自然也是……当然,死的时候也比常人惨。”
    林秋石:“哦……”
    “好了,去睡吧。”阮南烛伸手在林秋石脑袋上揉了一下,“你也累了。”
    林秋石被阮南烛这种对待小孩子的态度弄的哭笑不得,他好歹也是个二十多的成年男性了:“男人的头女人的腰不能摸啊。”
    听到这句话,阮南烛没说话,伸手就往林秋石腰上掐了一把,当然也没太用力,林秋石腰上的肉本来就敏感,被阮南烛搞得不由自主的想笑,他赶紧躲开了阮南烛手:“别别别,我痒!”
    阮南烛:“挺细的。”
    林秋石:“没你的细。”
    阮南烛的身材才是真的好,标准的倒三角,窄瘦的腰肢上是线条漂亮的肌肉,一看肯定就是专门练过。
    “把身体锻炼好了,被鬼追着跑的时候总是跑快点。”阮南烛说,“没看见恐怖片里面的主角都是跑两步就跑不动了么。”
    林秋石觉得阮南烛说的好挺有道理……如果他画里的世界里能再跑快点,或许就不会被那怪物追上了。于当即是痛下决心,要好好锻炼身体,争取练出阮南烛这样的身材。
    说完话,林秋石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的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没什么事做,他抽了点时间去医院做了个体检,想看看自己肝癌怎么样了。
    几天后检查结果出来,那医生拿着林秋石的检查报告眼珠子都差点没瞪出来,特意打电话来询问林秋石到底做过什么治疗,病情稳定的这么好。还诚恳的问他能不能再去一次医院,他想要进行更详细的检查。
    这些要求林秋石全都委婉拒绝了,如果真是他天赋异禀为医学贡献一下就算了,可他现在经历的事情完全就超出科学范围,总不能和医生说他这病情是闯鬼门关闯好的吧。
    这几天别墅里的人都开始陆陆续续的进入门内,大部分都是接活儿赚钱去了,还有一部分是在刷线索。林秋石一个人闲得无聊在别墅里一边撸吐司的胖屁股,一边看电视,他拿着遥控器换台的时候正好看见谭枣枣的电视访谈。
    这个在门里面撅着屁股睡的像条虫的姑娘此时正优雅的坐在电视面前,微笑着回答主持人的问题。
    主持人说,你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
    谭枣枣撩了撩发丝,微笑:大概是上次演哭戏的时候。
    主持人道:那你岂不是很久没有哭过了?
    谭枣枣:我很少哭泣,眼泪无法解决问题。
    林秋石:“……”他想起了谭枣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按下遥控器默默的换了台。
    今天别墅一个人都没有,直到傍晚的时候,程千里和他哥才从外面满目疲惫的回来。
    “去哪儿了?”林秋石问他。
    “接了个活儿。”程千里说,“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喜欢作死的。”
    林秋石:“死了吗?”
    程千里痛苦的点头:“尾款没了。”
    林秋石对此深表同情。
    程一榭对着林秋石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就上楼去了。程千里瘫在沙发上唉声叹气,说以后接活儿还是要看看质量,别找个脑子有问题的,毕竟有病可以治,脑残无可医。
    林秋石:“话说我突然想起来,你们还没告诉我接活的网站呢。”
    程千里直起身体,顺手拉过放在桌子上的电脑开了机,然后一通操作后把屏幕转向了林秋石:“就是这个网站,上面会有接活的人,也有活儿。当然其实我们现在接的活儿大部分都是通过私下渠道,只有想刷线索或者说是锻炼自己胆量的时候才会从里面寻找目标。”
    林秋石浏览了一下网站。
    这网站的活跃度很好,大部分帖子都是匿名的,想要接活就得私聊。而发布的帖子一般会说明要求的条件,还有自己愿意付的价格。
    “像阮哥那个段位的,没七位数根本不接。”程千里抱着后脑勺瘫在沙发上,“而且接的对象个个都挺牛逼,我没记错他的活儿里好像还有一个大明星,具体是谁倒不知道。”
    林秋石点点头。
    程千里打了个哈欠,让林秋石自己看,他先去休息了。
    从门里出来的这段时间,是最悠闲的,可以好好的放松自己,至少林秋石是这么想的。结果某天早晨他正在给别墅里的人煎生煎的时候,陈非突然问了他句:“你不紧张么?”
    “紧张?”林秋石没懂,“为什么要紧张?”
    陈非:“那种门的期限一点点流逝的感觉,你下一扇门是第六扇了吧?”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自己完全没有感觉到紧张。要过门就过呗,是他的都逃不掉。
    陈非见到林秋石表情自然,完全不似逞强,对着他伸出大拇指,赞道:“牛。”
    林秋石觉得夸的他莫名其妙,直到几天后,团队里来了个新人。
    这新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相算得上英俊,但这种英俊却被那种焦虑和恐惧破坏了大半。
    人是易曼曼带回来的,林秋石这才直到他们在大量刷低级门的时候还会注意一下有潜力的新人,然后将他们待会别墅补充新鲜血液。当时白鹿的黎东源就是靠这种办法混了进来——虽然能进来的根本原因是阮南烛想要免费劳动力。
    新人的名字叫秦不殆,名字倒是挺有意思的,但心理素质好像却不太好,来到别墅就特别紧张。
    他来的时候,林秋石正在吃生煎。最近几天大家都爱上了林秋石的生煎,自己包的生煎料很足,皮薄馅大,放在锅里面煎的滋滋冒油,咬一口外面酥脆透着柔软,里面汤汁浓郁满口肉香。
    程千里一口一口,能吃三十个不停嘴,林秋石比他稍微节制点,但也吃能吃十几个。
    于是这情形就变成了新人愁眉苦脸的坐在饭桌上,其他人一个劲的吃生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怪异场景。
    “三个问题。”易曼曼对着他伸出手指,“只能提三个。”
    秦不殆说:“门到底是什么?”
    易曼曼:“不知道,要是知道门到底是什么我还坐这儿干嘛?”
    秦不殆:“门到底从哪儿来?”
    易曼曼:“……”
    秦不殆:“门……”
    他话还没说话,易曼曼就露出头疼欲裂的表情,说:“兄弟,你不会要问门最后要往哪去吧?”
    秦不殆点头。
    易曼曼:“你是哲学家还是怎么??就不能问点靠谱的问题吗?”
    秦不殆:“……这问题很靠谱啊。”
    易曼曼差点没崩溃,其他人则开始无情的嘲讽他,说易曼曼,你自己选的新人自己教啊,然后又把目光移到了林秋石身上,大力赞叹还是阮南烛的眼光好,搞得林秋石真是哭笑不得。
    不过私下里程千里告诉林秋石,说秦不殆这种新人经常会有,也经常会不见。能撑过几扇门全靠缘分,在前几扇门不要和他们关系太密切。
    “毕竟如果关系好了,那他死掉的时候总会比较伤心。”这是程千里的原话。
    林秋石本来以为出门之后,他可以很安静休息一段时间,却没想到有个非常不受欢迎的人找上门来了。
    那天他和程千里刚遛完吐司,一回到别墅就看见阮南烛面无表情的坐在客厅沙发上,旁边坐了个娃娃脸的男人,这人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正是曾经伪装成新人混入黑曜石的黎东源。
    “阮南烛,你说话要算话!”黎东源说。
    阮南烛:“嗯。”
    黎东源:“那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他听到有人开门,赶紧支了个脑袋朝着门口望去,在看到是林秋石和程千里后,遗憾的叹了口气。
    “下一扇门见!”黎东源说,“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阮南烛冷漠的点点头。
    黎东源起身,走了:“回见。”
    阮南烛也没和他说话,看着他出门去了。
    “阮哥,他怎么来了?”程千里对这货没什么好感,当初整个别墅就他和林秋石被蒙在鼓里,最惨的是他还没发现黎东源的企图,惨遭程一榭鄙视智商,因而对黎东源充满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恼羞成怒。
    “他要和我们合作。”阮南烛说。
    “合作?他居然要和我们合作?”程千里有点不敢置信。
    “对。”阮南烛道,“他愿意和我们分享货源。”
    程千里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当然,也是有条件的。”阮南烛很平静的说,“他要求和祝萌一起接任务,至少一个月一次。”
    程千里和林秋石都沉默了,两人看着阮南烛丝毫没有变化的脸,陷入了诡异的寂静。最后程千里实在是没忍住,当场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卧槽,卧槽!!黎东源脑子不好使了还是怎么——祝萌,哪里来的祝萌!”
    阮南烛倒是很无所谓,道:“林秋石,你和我一起去,到时候别露馅了。”
    林秋石忍着笑点头。
    他开始以为黎东源找祝萌是在开玩笑,但后来发现这货居然是认真的。在知道自己的身份被拆穿之后,还一天好几个电话往别墅里面打,只要有人接起来,那他肯定会说麻烦祝萌接一下。
    后来大家实在是被烦的不行,直接把别墅里的座机给拔了,在手机上把他的电话号码设成了黑名单——就这样,黎东源都不肯放弃,还在继续勇敢的追求自己的爱情。林秋石十分好奇,要是他知道祝萌就是阮南烛,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阮南烛没管笑的脸都快抽筋的程千里,站起来走了。他虽然长得漂亮,但是门外世界却完全无法将他和姑娘联系在一起。
    程千里终于笑完了,趴在沙发上擦着眼泪道:“黎东源怎么那么喜欢祝萌啊,他也太好笑了。”
    其实林秋石觉得这事儿其实挺好理解的,他道:“你要是不知道祝萌是阮哥,你会喜欢吗?”
    程千里条件反射的想要否认,林秋石却道了句:“仔细想想。”
    想完的程千里陷入沉默。
    的确,祝萌这样的姑娘,格外的吸引人,聪明,漂亮,气质独特,简直像是完美情人,如果祝萌真的存在的话,他……算了算了,还是别给自己挖这个坑了。程千里赶紧摇摇头,把这可怕的念头甩出了脑海。
    因为阮南烛答应了和黎东源合作,这货就开始每天厚着脸皮往别墅里跑。
    蹭饭,蹭网,什么都蹭,偏偏还顶着那张娃娃脸装可怜。
    好在别墅里的人都是人精,完全不吃这套,脾气比较差的卢艳雪直接对黎东源说,你一个二十八的大男人,能不能别老黄瓜刷绿漆装嫩了,看着不恶心啊。
    黎东源愤怒的反驳:“我哪里二十八了!!!还没满呢!”
    林秋石惊了:“你二十八?”居然比他还大。
    黎东源:“我二十八怎么了?男人二八一朵花!”
    陈非在旁边凉凉的补刀,说:“东源,你别和秋石计较,你虽然比他年纪大,但是你比他矮啊。”
    黎东源:“……”你会不会说人话啊。
    一个组织的首领天天往另外一个组织里跑,总归不是合适的事,可偏偏黎东源脸皮奇厚无比,大家都拿他没什么办法。
    最后还是阮南烛说了句:“祝萌喜欢沉稳的男人。”才阻止了越来越放飞的黎东源。
    不过也就消停了几天,随之而来的问题更让人头疼,黎东源这个人精很快就把握了别墅里面各个人的性格,迅速找到了突破口——林秋石。
    程千里智商太低,其他人又太人精,于是性格温和的林秋石,成为了黎东源的重点骚扰对象。
    林秋石每天都能看见他发来的询问祝萌的消息,实在是不堪其扰。他忍了几天,实在是忍不住,私下里找了阮南烛说了这件事。
    “他骚扰你?”阮南烛听到这句话,马上把手上的东西放下了,他扭过头,看向林秋石,“手机给我看看。”
    林秋石把手机递到了阮南烛面前。
    阮南烛看到上面的短信之后表情立马阴了,他冷笑一声,道:“不用理他,我来。”
    林秋石有点无奈:“万一他知道你是祝萌了怎么办?”
    阮南烛:“知道就知道,他能怎么办?”他把手机还给了林秋石,“再忍一会儿。”
    林秋石点点头。
    也不知道阮南烛到底做了什么,第二天黎东源就消停了,不但消停了还向林秋石道歉,说自己很诚恳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林秋石本来还在想阮南烛做了什么,结果黎东源说完上面那些,又补了最后一句话:“所以如果你不生气了,能让祝萌给我再打个电话吗?”
    林秋石:“……”
    黎东源:“嗯?”
    林秋石:“祝萌和你说什么了?”
    黎东源嘿嘿傻笑,笑声蠢的像个智商不超过六十的智障:“她骂我了,骂的可好听了。”
    林秋石:“……”黎东源你怎么那么贱啊。
    黎东源:“我就很高兴,想让她再骂骂我。”
    林秋石想起了阮南烛脸上阴郁的表情,再听到黎东源幸福的语气,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同情他还是对他表示祝福。
    有些姑娘是不能在一起的,因为他个子比你还高,裙子底下比你还……
    林秋石没有再听黎东源叨叨,默默的挂断了电话。
    下午的时候,林秋石把这事情当做笑话告诉了程千里,程千里沉思了三秒:“我当初一直不明白老大为什么要换女装,我现在终于懂了。”
    林秋石:“嗯?”
    程千里:“要不是亲眼见过,谁他妈敢信祝萌就是阮哥啊。”
    林秋石想了想门内戏多的不行的祝萌,再对比现实世界里冷淡无比的阮南烛,叹气:“是啊。”
    和白鹿合作的前提,是祝萌和黎东源再进一次门内世界,具体时间大概就在下周,据说黎东源给林秋石一堆纸条,让他带给祝萌,说可以随便挑选,简直就是暴发户的样子。
    阮南烛对此表示非常出了异常的冷淡,说也难怪黎东源单身。
    程千里这货听到阮南烛这话,智商再次短路,很是不怕死的来了句:“难道阮哥你不是单身?”
    阮南烛:“……”
    林秋石在旁边忍笑。
    在阮南烛发火之前,程一榭赶紧过来把自家的小朋友拎走了,程千里似乎也知道自己问出了不该问的问题,安静如鸡赶紧开溜。
    “很好笑吗?”低着头没敢露出表情的林秋石身边传来了阮南烛平静的声音。
    林秋石:“……”他莫名的从这语气里平静的语气里听出了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他赶紧道:“阮哥,你和黎东源不一样啊,他是找不到女朋友,你是不想找女朋友!”
    阮南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说话。
    林秋石有点虚,继续道:“这是主观和被动的区别……”
    阮南烛:“你找过女朋友么?”
    林秋石:“……”
    阮南烛:“一个也没有?”
    林秋石面露羞愧,他倒是想找来着,但是上学的时候天天做作业,毕业了天天加班,他去哪里找女朋友啊。
    阮南烛:“厉害。”
    林秋石突然就有点难以言说的悲伤,活了二十多年了,还是单身,都快死了还没个女朋友,仔细想想这也太惨了吧。
    阮南烛的心情倒像是好了起来,很没有诚意的安慰了林秋石一句,说不要担心,以后会找到的,实在找不到女朋友,还可以找点别的。
    林秋石:“猫吗?”
    阮南烛他一脸无话可说的模样,站起来拍了拍林秋石的肩膀:“你果然是凭自己本事单的身。”然后干净利落的转身走了。
    林秋石:“……”这什么意思啊,意思是猫也不能有?
    此时正巧栗子从旁边路过,看见林秋石喵了一声,它虽然没有很亲近,但也没有再那么抗拒。林秋石眼疾手快,迅速的捕获了一只无辜的小喵咪。
    栗子:“喵喵喵?”
    林秋石:“让爸爸抱抱嘛。”埋头苦吸。
    栗子粉嫩的肉垫软软的推着林秋石,哼哼唧唧很是不高兴,林秋石吸完猫之后又撸了好几次,才恋恋不舍的将手上的小可爱放走。
    唉,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他好歹是有只猫嘛,林秋石看着栗子的背影很欣慰的想,况且有了黎东源这个悲惨的例子在这里摆着,他觉得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难过了。
    正在研究纸条的黎东源突然打了个喷嚏,旁人问他是不是感冒了,他揉揉鼻子皱起眉头:“肯定是有人说我坏话!”
    然后傻笑了一会儿:“会是可爱的萌萌吗?”
    旁人:“……”老大你中邪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阮南烛:没有女朋友,可以考虑一下……
    林秋石:和猫过一辈子……
    阮南烛:……………………
    建站论坛免责声明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仅供学习和研究传播,大家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一切关于该资源商业行为与本站无关。
    请勿将该软件进行商业交易、转载等行为,该软件只为研究、学习所提供,该软件使用后发生的一切问题与本站无关。
    (若您进入本站就表示同意以上条款)若本源码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E-mail:471355795@qq.com)
    记住本站域名:http://bbs.duozy.cn/
    站长:朵朵 Q:471355795

    发帖前要善用论坛搜索功能,那里可能会有你要找的答案或者已经有人发布过相同内容了,请勿重复发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多资源网 ( 冀ICP备19023410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4-20 03:17 , Processed in 0.09402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