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4|回复: 0

[小说] 47|戏剧学院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4-3-16 23:31
  • 签到天数: 1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3]偶尔看看II

    19

    主题

    8

    回帖

    310

    积分
    管理员 | UID:1
    等级 :
    威望 : 0
    金钱 : 92
    贡献 : 5
    阅读权限:200
    注册时间:2024-2-18
    发表于 2024-3-24 21: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但事实上祝萌要是不喜欢人基本也懒得说坏话, 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黎东源这货虽然看起来颇为深情,林秋石可没忘记他在门里坑他们的经历。要不是当时林秋石运气好, 恐怕他们所有人都得着了黎东源的道。
    能过第八扇门的,都绝非善类,特别是黎东源门内的形象和门外一张娃娃脸满目无害的他完全不同。
    接下来他们要和黎东源进的门是某个白鹿成员的第四扇。具体是谁还不知道, 但阮南烛已经提前拿到了那扇门的线索。
    线索上就两个字:佐子。
    阮南烛拿到线索之后就将线索查的差不多, 简单的和林秋石科普了一下,佐子是日本的一个民间传说,还被写成了一首歌谣。这传说内容大概就是一个姑娘在雪夜被车撞断了下半身, 最后惨死。结果没过几天, 居然有人用这个故事写成了一首歌, 歌词是:“佐知子从小就叫自己佐子好可笑哦, 她很喜欢香蕉却每次只能吃半根好可怜哦, 佐子去了远方应该会忘了我吧好寂寞佐子。”然而写歌的人很快死于非命, 死时下半身也不见了……
    这首歌还有最后一句:我的腿没有了,你的给我好吗?
    据说只要唱出来佐子就会出现,取走那人的腿。
    林秋石听完这线索之后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有点吓人啊。”
    “还行。”阮南烛判断吓不吓人,从来都是从线索条的利用价值上来看, “这线索算是比较详细了, 至少表明了一个很重要的死亡条件。”
    “嗯,也对。”林秋石道, “大概什么时候进去?”
    阮南烛:“三天后吧,做好准备了么?”
    林秋石点点头:“差不多。”
    阮南烛:“好。”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林秋石都戴好了专用的手镯, 只在别墅里面活动,阮南烛则换上了女装也做好了准备工作。他穿女装当真是一点违和感也没有,林秋石之前就看过,所以现在也差不多习惯了。甚至还在心里悄咪咪的想了想,阮南烛这样的姑娘可真好看……当然,他也只是想想,没敢说出来。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进门之前林秋石还在看电视,突然感觉周围气氛不太对劲,仔细一看才发现别墅里的人全不见了。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随便打开一扇门,果不其然看到门外的变成了熟悉的十二道门。
    十二道门里已经被封起三扇,林秋石走过去,拉开了第四扇。
    铁门发出沉重的响声,林秋石的眼前的景色一变,他出现在了一条黑色的小道上。这小道在茂密的树荫之下,林秋石环顾四周,很快确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在一所学校里面,周围全是整齐的教学楼,此时天色蒙蒙亮,万籁俱静,唯一的一点声响,就是微风吹拂树梢时带来的沙沙声。
    林秋石往前走了几步,看见自己前面站了个男人正在四处观望。这男人虽然面容很陌生,但气质却莫名的熟悉,林秋石稍作犹豫,褪下自己手腕上的镯子后叫了他一声。
    男人扭头,冲着林秋石笑了笑:“门?”
    林秋石嗯了声,迟疑着说出了他们约定好的暗号:“朋友,吃蜜瓜味的口香糖吗?”
    “吃。”男人回答,“但是我的第四颗牙不太好。”
    “黎东源?”林秋石问。
    男人点点头:“林秋石?”
    两人伸出手,轻轻一握,算是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虽然已经知道,但不得不说黎东源门内外的形象实在是差别太大了,门内的他变高了许多,也不再是那张可爱的娃娃脸,虽然温和,但也能感觉到他暗藏的气势。
    “往前走吧,应该是去教学楼集合。”黎东源对于这些事情已经非常熟悉,他说,“我门内名字还是叫蒙钰,别叫错了。”
    林秋石:“我叫余林林。”
    两人边走边说,聊了一些门内的事情,当然双方都很谨慎,毕竟是竞争对手,不愿意透露太多。
    走到面前的教学楼,林秋石远远看见教学楼底下站了□□个人。
    “五男四女,加上我们一共十一个。”黎东源扫了一眼,“祝萌应该也在里面。”
    林秋石道:“试探一下。”
    其实他一眼就认出了祝萌,因为四个女人里面只有他的身形最为高挑,再加上穿着是林秋石熟悉的淡色长裙,胸口还挂着一个白色兔子形状的水晶胸花。
    林秋石走过去的时候,他抬起眸,眼角弯弯笑意盈盈,看的林秋石心中一动。
    黎东源却不似外面那么激动,他道:“就是她?”
    林秋石点点头。
    黎东源赞道:“果然漂亮。”
    林秋石心想你在外面和他对骂的时候也是这种态度就好了……
    他们走到人群中间,并不意外的看见又有人在咆哮,咆哮的内容林秋石已经听过好几次,大约就是怀疑自己被绑架了,眼前的一切只是个糟糕的电视节目之类的话。
    这次的新人依旧是两个,一男一女,女的脸色煞白,一副随时可能晕过去的模样,男的表情也不好看,情绪激动的在质问大家,说这里到底是哪里,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没人报警……
    “你们不走我走了!”男人吼了半天,也没人搭理,最后愤恨的表示自己要走。其他人看着他的眼神要么带着怜悯,要么带着不耐烦,没一个人拦着他。
    林秋石本来想拦着他,却被黎东源抓住了手臂,然后微微的摇了摇头。
    “怎么?”林秋石道。
    黎东源说:“不怕,他早晚得回来。”
    林秋石:“哦。”
    果然如黎东源所说的那样,这人出去不到五分钟就又回来了,这次回来的时候脸色比出去时还难看,一副随时可能晕过去的模样,也不知道到底在外面看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他好歹是安静了下来,没有再继续高声大喊。
    众人站在教学楼下面的平地上,找了顺眼的人小声交谈,粗略的相互介绍了一下身份。
    林秋石他们则成功和阮南烛会面。
    阮南烛微笑着道:“我叫祝萌,你们呢?”
    “蒙钰。”黎东源对着阮南烛伸出了手。
    阮南烛没接,而是将目光移到了林秋石身上,林秋石面露无奈:“余林林。”他在黎东源无比幽怨的眼神下,握住了阮南烛的手。
    “我叫夏如蓓。”这次黎东源要带的是个姑娘,这姑娘看起来性格很文静,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细声细气的开口自我介绍,“很高兴和你们合作。”
    阮南烛笑了笑:“我也是。”
    他们在楼下站了一会儿,教学楼里就传来了叮叮叮的上课铃声,学校外面开始有学生陆陆续续的往教学楼里走,看见他们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意外之色。而原本黑洞洞的教学楼,则开始亮起了几张窗户。
    就在众人疑惑他们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楼上下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自称是这里的接待老师,说要把他们带到宿舍去。
    “你们再等几天,等学生期末考试完了,就可以开始工作。”那老师一边走,一边说话,“但是学校最近不太平,你们小心一点……”
    “不太平?”有人问,“什么叫不太平,是出什么事了么?”
    那老师听了这问话也不回答,只是沉默的摇摇头,最后被问烦了,就说了句:“这不是你们该知道的事。”
    众人噤声。
    经过对话,林秋石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他们是学校请来装修教室的,学校想要翻新旧校舍,就找了个装修队,打算在学生们期末考试结束之后进行。只是不知道现在离期末考试还有几天……
    那老师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老旧的宿舍,这宿舍是很老式的筒子楼,每一层只有一个厕所,每层楼的楼道上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杂物。
    “先在这里将就一下吧。”老师说,“也住不了几天……”
    “这里没有其他人?”黎东源问,“就我们住?”
    那老师回答:“我们学校的老师多,宿舍本来是不够用的,但是这栋楼马上要拆了,所以他们都搬了出去,你们既然是暂住的,就将就一下吧。”
    这宿舍楼给人的感觉的确是非常糟糕,墙壁上到处都是黑色的霉斑和污渍,也不知道使用了多久了。
    那老师把宿舍的钥匙给他们,说他们要翻修的旧校舍就在操场最后面,他们有空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你不带我们去?”阮南烛道,“我们对学校一点也不熟悉啊。”
    那老师听了阮南烛的要求,却是表情微微变了变,最后摇着头说他还要上课,哪有时间带着他们去旧校舍,如果要去就自己去,而且最好趁着白天去……至于为什么,大家虽然没说,但心里都有数。
    那老师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匆忙的走了,看那背影是真的不太想和他们扯上关系。
    黎东源扶着栏杆嚼着口香糖,说这Npc挺有意思的。
    林秋石:“哪里有意思?”
    黎东源:“npc一般都不怕死,看他这样子,我觉得挺怕啊。”
    林秋石不太懂黎东源的意思,没搭腔。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阮南烛无所谓的说,“我们先进房看看吧。”
    这宿舍是四人一间,上下床。
    十一个人分成三间正好合适。
    “这里好旧啊,还一股子霉味,让人觉得真不舒服。”黎东源带来的人夏如蓓一进屋子就开始低低的抱怨。
    “将就一下吧。”黎东源说,“反正也住不了几天。”
    阮南烛完全不挑房间,而是爬到了林秋石的上面那张床上,他伸手摸了摸被子:“也不知道多久没人住过了,湿乎乎的。”
    黎东源:“我帮你烤烤吧。”
    夏如蓓闻言撇了撇嘴,大概是心想明明是差不多的话,两人为什么待遇差那么多。她看了眼阮南烛,心里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压抑住了自己心中的情绪。
    阮南烛向来对人的情绪敏感,一眼就看出了夏如蓓是怎么回事,他眼睛一转,显然是有了个坏主意,嘴里道:“林林,你来帮我烤。”
    林秋石:“……”他现在对阮南烛的表情可谓是非常了解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一看阮南烛的脸就知道这货肯定是想干坏事。
    “好,我去生个火。”林秋石说。
    “林林,你真好。”阮南烛如此表示。
    林秋石起身往外走,却被黎东源拦住了,黎东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我来。”
    林秋石:“……”
    黎东源:“萌萌,等着。”说完就去走廊上拿煤炭准备生火。
    夏如蓓见状心情更加不妙,她显然也并不是那种特别能忍的性格,看见黎东源出去了之后冷嘲热讽说你们黑曜石的人都这么娇气么,这被子也没怎么样,就非要让黎哥去烤。
    阮南烛听了这话,竖起手指故作害怕,说嘘,小声点,是蒙哥不是黎哥,你声音这么大,万一被别人听了去可怎么办呀。
    夏如蓓气的脸都青了,林秋石对她颇感同情,大佬戏来了的时候谁能拦得住……
    黎东源生好火,一边给阮南烛烤被子一边说:“我们什么时候去旧校舍看看?”
    “下午吧。”阮南烛道,“先去吃个饭,看看教学楼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
    “好。”黎东源点点头。
    趁着黎东源烤被子,林秋石则在宿舍里走了一圈。这宿舍其实挺宽敞的,就是太老旧了,天花板上的墙皮脱落了大半,露出一块块黑漆漆的预制板。
    宿舍里有个小小的阳台,从阳台望出去一片荒芜的草地,再往后就是学校的围墙,看来这宿舍是在整个校园的边缘区域。
    林秋石又看了看屋子里的其他地方,他本来以为不会发现什么,谁知道却从柜子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那是一张红色的符纸,贴在柜子的最里面,如果不仔细看,也不会看到。
    “这里有张符纸。”林秋石道。
    “符纸?”阮南烛凑过去,看到了林秋石看到的东西,“啧,麻烦。”
    黎东源表情也不好看:“就这一张?”
    林秋石:“我暂时只看到了这一张。”
    在短暂的寻找之后,他们很快就发现这符纸的确不止一张,他们每个人的柜子里面,都有同样类似的东西。这些符纸牢牢的贴在柜子的深处,并不能完整的撕下来。
    “啊……连床底下都有。”夏如蓓声音带着哭腔,“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啊,好吓人。”
    她掀开了床垫,看见了这些血红色的符纸密密扎扎的贴在床板上面,一层又层,看的人头皮发麻。然而最让人感到恐惧的,是他们晚上得睡在这样的符纸上面……
    阮南烛凑过去看了看,歪歪头:“这符纸是镇压厉鬼的吧。”
    黎东源看了他一眼:“你见过?”
    阮南烛:“好像是见过,记不清楚了。”
    黎东源:“那就留着吧。”
    一般人看见这些符纸都会觉得毛骨悚然,胆子比较小的甚至会害怕的将符纸全部撕掉。夏如蓓就是个胆子比较小的姑娘,要不是黎东源阻止,恐怕她早就对这些符纸动手了。
    检查了整个屋子之后,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几人从屋子里出来时,正好看见另外一个屋子的人在吵架。
    “你神经病吧,这些东西留着干嘛?万一是招鬼的呢?”说话的那人手里就捏着一大把红色的符纸,看来他们刚才也在房间里发现这些东西。
    另一个人也很不高兴:“你怕鬼你撕你自己的呗,我可不怕,你说是招鬼的,我还说是镇鬼的呢!”
    “神经病,我和你说不通,你就躺那儿吧!我才不要和你一个房间!小琴,我们住旁边去。”那人把手里的符纸恨恨的扔进了垃圾箱,“镇鬼,你真是想的出来,这里面哪个Npc不是巴不得我们早点死了,还会帮你镇鬼?”他说完,带着一个女生去了旁边的房间,留下另一个人气呼呼的甩门而去。
    阮南烛他们都目睹了这一幕,本来就有些害怕的夏如蓓更怕了,颤声道:“蒙哥,他们说的话有没有道理啊,万一那东西真的是招鬼的……”
    黎东源还没说话,阮南烛就靠到了林秋石身上,学着夏如蓓的语气说:“林林哥,我也好怕。”
    林秋石:“……”你怕什么,怕自己考不上影视学校吗?
    阮南烛一靠过来,黎东源的眼神就跟刀子似得飞到了林秋石身上。
    林秋石:“……”你瞪我也没用啊兄弟。
    夏如蓓见黎东源不理她,咬了咬下唇,表情泫然欲泣。这要是在之前的世界里,估计黎东源就会出声安慰了,但奈何此时还有个比白莲花还要白莲花的阮南烛,只见他垂了垂眸,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闪着微弱的水光,轻轻咬咬下唇,道了句:“我会努力不怕的。”
    明明是一样的表情,可阮南烛的杀伤力却大了十倍。就算是林秋石知道他是大佬,也不由自主的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温柔的说了声一切有我——更不用说黎东源了。
    那黎东源那表情简直恨不得把林秋石放在阮南烛肩膀上的手给剁了换上自己的。
    而此时阮南烛和夏如蓓的眼神也在偷偷的交流。
    夏如蓓:你狠,你给我等着。
    阮南烛:等着就等,我好怕你。
    反正林秋石是没看出来阮南烛和夏如蓓之间的波涛汹涌,他还在想那符纸到底是干嘛的,是镇鬼还是别的什么作用,到底要不要撕,撕了会有什么后果。
    这会儿正好到了午饭时间,四人便一边聊天,一边准备去食堂吃饭。
    这学校还是有不少学生,食堂坐满了人,林秋石倒是第一次在门内里面看到这么热闹的场景,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自己没有进到什么恐怖的地方,
    “我倒是觉得挺恐怖的。”阮南烛却如此表示,“谁知道眼前的人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黎东源微笑着没搭话,只是问他想要吃点什么。
    阮南烛道:“林林哥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黎东源:“……”
    林秋石:“……”求求兄弟你别瞪我了,我真的是无辜的。
    最后四个人面前都多了一碗面,阮南烛那碗面比较特别,就他一个人是两个蛋——黎东源特别给他买的。
    夏如蓓看着那个蛋,牙都要咬碎了。她的确是对黎东源有意思,但黎东源从来没有回应过她。她本来以为自己死缠烂打早晚能让黎东源松口,谁知道此时却冒出来了一个叫祝萌的女人,长得漂亮就算了,性格还那么婊——毕竟夏如蓓这辈子,也没遇到几个能比自己还婊的姑娘。
    阮南烛慢慢悠悠的把两个蛋全吃了,对着黎东源表示了感谢。
    黎东源微笑着说只要你开心就好。
    阮南烛这货来了句:“要是能吃到林林哥的蛋蛋我就更开心了。”
    黎东源:“……”
    林秋石表情已经麻木,知道自己是逃不掉阮南烛的剧本了还有他的蛋蛋是怎么回事,阮南烛你说话能说清楚点别造成误会行么。
    他们吃饭的时候,问了一下旁边的学生,说学校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被问的学生大部分都一脸茫然,直到问到某个高三的学生,他脸色立马变了,说了句不知道,拿着餐盘就要走。
    却被黎东源一把拦住。
    “同学,我们还没问完呢。”黎东源微笑着,表情看起来十分无害,但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多么温柔的人,“就这样走了,不太礼貌吧?”
    那高三生说:“你们问我也没用,要是真的想知道,就去学校图书馆找找看前几天的报纸吧。”
    阮南烛挑眉:“你在怕什么?”
    高三生摇摇头,不肯回答。
    林秋石注意到他说话时候端着餐盘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虽然故作镇定,但任谁都能看出他此时处于一种极端的恐惧之中。
    “算了,让他走吧。”阮南烛摆了摆手,“回见。”
    黎东源皱起眉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说,放下拦着这学生的手让他走了。
    “高三三班的学生。”阮南烛道,“虽然不知道名字是什么,但以后也能找到。”
    “你怎么知道的?”夏如蓓惊讶的看着阮南烛。
    阮南烛指了指胸口:“他胸口不是挂着学号牌吗,上面都写着啊。”
    夏如蓓:“……”
    阮南烛:“哎呀你这都没看到?”
    夏如蓓:“……”
    阮南烛:“没事,我看到了就行。”他故意对着夏如蓓露出虚伪的假笑。
    夏如蓓差点没被阮南烛这一套操作直接给气哭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阮南烛:演戏使我快乐。
    林秋石:你真是娱乐圈的一大损失……
    建站论坛免责声明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仅供学习和研究传播,大家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一切关于该资源商业行为与本站无关。
    请勿将该软件进行商业交易、转载等行为,该软件只为研究、学习所提供,该软件使用后发生的一切问题与本站无关。
    (若您进入本站就表示同意以上条款)若本源码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E-mail:471355795@qq.com)
    记住本站域名:http://bbs.duozy.cn/
    站长:朵朵 Q:471355795

    发帖前要善用论坛搜索功能,那里可能会有你要找的答案或者已经有人发布过相同内容了,请勿重复发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多资源网 ( 冀ICP备19023410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4-20 03:28 , Processed in 0.09378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